诗佛是谁(为什么称他为诗佛)

诗佛是谁(为什么称他为诗佛)

王维,号摩诘居士,笃信佛教被称为“诗佛”。大唐进士出身,做过谏官世称“王右丞”。其人精通禅理、寄情山水,其诗韵律清雅、寓意幽深,是大唐最具独特韵味的大诗人、大画家。后人称李白为“天才”、杜甫为“地才”,王维则为“人才”,足见其在中国古代诗坛的崇高地位。

下面精选其名句五则,逐一点评,与诸君共赏。

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
《终南别业》中的点晴之句、生花妙笔。

终南山,大唐隐士高人修行之所。别业,特别的、独物的事情(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告别尘世中的俗务杂业呢)。题意通俗地讲就是,我在终南山中见到的新鲜独特的事。

水穷处,是这么个意思:大江大河,都源于名山。其源头总是在极其幽深的峡谷中,而且接近山的顶峰。溯流而上找到其源头,行程都极其艰难。走到溪流的源头处,再也看不到水流了。这是字面意思。

没水了,那就坐下来。然后干什么呢?看云起。大河之源,高峡深谷,定然是茂林滴翠、云蒸霞蔚、雾气生云,我就坐下来边看边悟吧。

两句联起来,就有了禅意。世事变幻无常,看似绝境,其实另有蹊境,又是一番更高妙的境界。寓意他本人修道的境界有了提升,追寻物理到达了新的高度。与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这一句,也展示了他晚年悠闲淡泊、自主惬意的生活状态。

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
这一句对仗工整,且大气磅礴、雄浑壮阔,是《使至塞上》中传颂最广的千古名句。

前一句是“征蓬出汉塞,归雁入胡天”。这是王维由长安过黄河穿大漠、出使边塞慰问军队、长途行程的写照。高度凝炼,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具艺术高度的一首。

字面上可以这么翻译一下:大漠中烽火台上的浓烟直冲天际格外醒目,黄昏远望黄河边的落日与浩瀚的沙漠交相辉映分外浑圆。

其实这句诗已经完全到了“只可意会、不可言传”的妙境,任何直白的译文都不能涵盖其意境。这一千古名句所要表达的,已经远远超越了其字面意思,到达了中国古代所有诗句都无法企及的高妙境界。这一句也传神地表现了王维“诗中有画、画中有诗”的艺术水准。

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。
这是题为《鸟鸣涧》的全诗四句。

这首诗的核心,是一个“静”字。最妙的一句是“月出惊山鸟”。

月亮出来能惊动山中的鸟儿,可见夜空之晴朗寂静、月亮的异常皎洁。

又白又亮、又大又圆的月亮突然从山顶升起来,竟然惊觉了夜晚栖息在枝头的鸟儿。这一番空明和宁静,还不令人啧啧称奇吗?

薄暮空潭曲,安禅制毒龙。
这是《过香积寺》的最后一句。原诗是:

不知香积寺,数里入云峰。
古木无人径,深山何处钟。
泉声咽危石,日色冷青松。
薄暮空潭曲,安禅制毒龙。

前六句都是铺垫,都是写只身孤影、但毫不寂寞反而沉醉其中。

这最后一句的字面意思是:我沉浸在着薄薄的暮色中,就着空潭中泉流的自然之声,安然地静下心来深入禅境,降服我心中贪嗔痴这三条毒龙。

晚年唯好静,万事不关心。自顾无长策,空知返旧林。松风吹解带,山月照弹琴。君问穷通理,渔歌入浦深。
这首诗名为《酬张少府》。是一首给朋友的应答诗。

之所以选这一首赏析,是因为这首诗全景般地描画了王维晚年的生活与心境。

拙译如下:

人老了,只喜欢安静,人间苟苟营营的万般俗事,就不再关心挂怀了。

自个儿最了解自个儿,知道自己没有高妙的计策可以报效国家,所以放空一切,只求归隐到老家的山泉林石之中。

清冽的松风吹开我的衣带让我敞开胸怀,在寂静清朗的山间明月的伴照下,自在地独坐弹琴。

你要问我人世间的穷通之理是什么?你听吧,道理就在那水浦深处的渔歌声中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所推荐的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本站对作者上传的内容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。请读者仅作参考并且自行核实内容的真实性和和合法性。如发现图文内容标注有误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及时告知,本站将及时修改或删除。联系方式:584009061@qq.com